当前位置:主页 > 足球 > 澄潭月影_文化_黄山新闻网-黄山市广播电视台

澄潭月影_文化_黄山新闻网-黄山市广播电视台

时间:2019-08-09浏览:58次

  时间是个孤儿,在高田村流浪,等待村民收留。太阳走得很轻,轻得连草蝉都听不见它的足音。一群孩童追着太阳,用石子在墙上画一条线,又画一条线,拦阻光影移动。等到他们踮起脚尖也赶不上,墙上的阳光爬上屋檐,像落潮的海水,留下一片狼藉的阴影,退到山那边,月亮就来到我的村庄。

  月亮是粘在蓝天的一颗痣,是一滴忘记落下的透明水珠,水珠里映衬着家乡的模样。高高的山,密密的林,小小的田,村庄四周漾着水光的稻田和碧翠的毛竹。毛竹林里有秀美挺拔的马尾松、枫香树和苦槠树与南酸枣。毛竹林下还有苔藓和水蕨,那是豆娘和蝴蝶的地盘。不过,此时的夏夜,朦胧月光冲走了满目深深浅浅的绿和零零星星红红白白的花,四周晦暗朦胧,像尚未完全睁开眼睛的雏鸟,静静地卧在山坳的窝里。夜色张开柔软的羽毛,护佑我的小山村。偶尔有几盏灯,从羽翼下钻出来,好奇地窥探夜晚的浓度。

  夜铆足劲地黑,月铆足劲地亮。枣树上一只山蝉,忘了时间,还在歌唱。除了屋顶一排排鱼鳞瓦,和院子里拿蒲扇的我,以及那只孤单的蝉,来赏月的并不多。一团黑色的云,鱼儿梦游般,游到月亮身边。月亮拍了拍那朵云,云醒过来,扑闪着明亮的眼睛,于是,黑云通体透亮。接着,西边又来了一大块乌云,一头把那团白云重新撞进深不可测的夜空。小小事故,月亮走丢了。天空暗淡下来,村庄丢失了灵魂,夜莺不安地鸣叫,一声声磕击夜的黑色帷幕,仓皇寻找黎明。马头墙影影绰绰,房屋轮廓模模糊糊,山脉的线条无影无踪,天边近在咫尺。村庄四周田畴和菜园,青蛙与夏虫失魂落魄,一声声寻找月亮的倩影。终于,蛙声虫吟里,那一大块乌云逐渐明亮起来,月亮又回来了,重新闪着清光。

  月亮是一只鱼儿,在云里游荡。月亮越来越饱满,似一井满溢的泉水。泉水洇涌,明净皎洁,溶溶月光浮青映白,淹没村庄。月色如汁,黏稠而闪亮。月光落在缓缓流动的溪水里,稀释夜的浓度,溪水荡起一波波涟漪,漾得睡梦里的小河鱼头晕目眩。月光是小精灵,一会跳下巷弄,一会爬上门窗。它在竹林奔跑,竹叶沙沙作响,它在菜园里跳跃,夏虫纷纷呢喃。它流连一朵南瓜花迟迟不走,惊扰得黄灿灿的南瓜花彻夜不眠。村庄是一叶小舟,在月波里轻轻地摇。蔬菜的藤蔓,丝瓜、南瓜和黄瓜,还有豇豆的丝蔓缠绕月光,攀爬到窗棂,绿色帷幔点缀院墙,细长的幸福伸入村民梦乡。茶叶和荻草,还有菜园里的韭菜和茄子,哗哗地生长,沙沙地开花。此刻,月亮是一片吸足了阳光的正午枫叶,我和我的村庄是无忧的甲壳虫,藏匿在阴凉的世界,安享静怡时光。人间许多眼泪和痛苦,都被这片叶子阻挡在山外。

  “我承认都是月亮惹的祸,那样的月色太美你太温柔,才会在刹那之间,只想和你一起到白头。”清冷的月光啊,像是甫开的昙花,永远清新,而我的青春却一去不复返。犹记得年轻时候,我和初恋的她,踩着一样的溶溶月色,流连在静悄悄的村口。月光甜蜜的味道,久久弥漫。月笼轻纱,月色亦曾照耀躺在祖母怀抱里的我,也曾照耀躺在我怀抱里的孩子。徜徉在村庄,月色如祖母慈祥宁静的目光,如初恋的她的无限温柔。乡村的月夜,黑与白的完美糅合,生与死、爱与恨的完全平和。

  “观澄潭之月影,窥见身外之身”,溶溶月色里,我的村庄宁静,时光缓慢。我的内心安宁,透亮。


关于博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