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足球 > 探访沙溪“洞宾祠”_文化_黄山新闻网-黄山市广播电视台

探访沙溪“洞宾祠”_文化_黄山新闻网-黄山市广播电视台

时间:2019-09-02浏览:131次

  从许村镇东山村回城,路过富堨镇沙溪村,顺道去了早有耳闻的吕仙宫。车停在路旁,入村口,发现有吕仙宫保护单位的牌子,再进便是吕仙宫了。吕仙宫分为两个部分,一边小院是井亭,一边小庙是洞宾祠。古祠大门紧闭,无奈只能从门缝窥视,祠墙无窗,但黑乎乎的啥也看不见。

  沙溪村在歙北,距古城有六里路的样子,富资河与白沙河在这里交汇。村子里原居民姓凌,唐显庆四年,凌安公任徽州通判,却英年早逝。其子万一还在襁褓之中,凌安妻汪氏扶柩归葬于郡北的里湖园畔,携带幼孤守庐于墓侧。其后人便卜居墓地之东的沙溪村。自此凌氏子孙奉安公为沙溪凌姓一世祖。千百年来凌姓在沙溪繁衍成族,成了徽州历史上最负盛名的古村。

  洞宾祠建在沙溪是有故事的。唐僖宗时,有老人远足沙溪,凌氏八世孙凌荣禄将老人延请至家,和颜悦色温情款待。老人见他家中贫乏,却心地善良,便传授他秘方酿酒谋生。临走那日,只见老人指地凿井,投下金丹一枚,对凌荣禄说:“在此汲水酿酒,酒当自佳。”说罢便飘然而去。凌荣禄依秘方,汲井水酿酒,果然味美甘醇,从此荣禄家遂日渐丰盈。

  苦尽甘来,凌荣禄也常想起那老人。突然悟到那老者该是仙人洞宾,于是将那口井命名为仙井。凌荣禄虽得酿酒秘方,却胸怀敞荡。唐僖宗光启元年,它将酿酒秘方进贡给了僖宗,得到赏赐大量金帛,回到沙溪便建了“皇富”里社,供沙溪周边的徐村、富堨等五村共同祭拜。

  到了元代沙溪之酒依然声名远扬。至正十年,休宁吴讷与元帅会师昱岭关隘,攻破红巾军防线,收复了徽州,庆功宴用的便是沙溪春酒。醉意微醺的吴讷即兴作了《战昱岭关》诗,其中就有“沙溪春酒甜如蜜,醉卧花阴听鸟啼”之句。

  沙溪村地理优越,美景天然。自元代就成文人墨客郊游去处,常有名宦宿儒写诗赞誉沙溪村。如明代三朝元老许国在《春日北国文会即事》诗中赞美沙溪:“时光佳媚景谁铺,恰似唐人金碧图。倚槛却怜梅额减,隔墙应爱柳眉舒。冻鱼就日游人懒,啼鸟娇春语渐粗。方羡远山明丽甚,东风吹雨有模糊。”万历年间,时任歙县知县张涛对沙溪美景更是痴迷,他专门为沙溪写下了《春游沙溪》《沙堤春晓》等八景诗。其中《春游沙溪》:“沙溪胜境自天然,况复仙家有醴泉。夹岸夭桃含晓露,两桥跣柳锁晴烟。人浮竹筏鱼依藤,水涨河干草没川。到此低徊不忍去,好沽村酒共流连。”

  康熙二十九年,徽州发生瘟疫,而汲此井水者无不霍然痊愈。一时间感诵者、祈水者往来井上日达数万人,徽州知府朱廷梅怕人多滋事,就将仙井给封闭了。三十年后,传说仙井之水又疗愈歙南某人疾病,于是前来祈水者如前,殆无虚日。由于屡显灵异,祈井水者日以千计,因祠宇狭窄,参拜者不能容纳,村人在祠旁隙地造小室数间,又建朗吟楼于吕仙宫之左。

  见不到吕仙人,却能够看到吕公仙井。古井在洞宾祠的左边,走进小院,古井有凉亭罩着。井栏是用生铁浇铸的,四周铸有《沙溪重修仙井新置铁栏记》。井旁有“一粒千年泽,两溪百代光”的对联石刻和“天井长浇千古泽,金丹施布两溪春”对联墨迹。时值午后,因读碑与拍摄劳累也想饮瓢仙水,却因手边没有取水工具只能作罢。

  沙溪凌氏对仙井的呵护也是用心的,将一篇铭文铸造在铁栏上,那功夫的难度可想而知,按着现在的说法就是定制。不过我想起了祁门县柏溪有个叫泉水里的地方,那里也有洞宾传授制酒的传说,可与沙溪相比却不能同日而语。泉水里在西武岭古道旁,洞宾怜悯农妇生活艰辛,便指地为井,让她在古道旁开了间酒肆,竟然一下生意火了起来。三年后洞宾仙游再次路过,可这村妇忘记了恩情,却满怀怨言地说,生意是好,可是这酒没有酒糟喂猪。农妇的埋怨让洞宾心里不爽,临走时收了井里的仙方,井水再也酿不出酒了。

  从现存井栏铭文《沙溪重修仙井新置铁栏记》来看,知县张涛还是爱他从政的这方土地,对沙溪文物当然更是情有独钟。“……迩来邑侯张公寓目于此,惜其浊秽,慨然有修治之志。适征入民部,遇俭于长安邸中,曰:‘仙井非宅中物乎?奈何八百年仙迹而令泯灭不表章乎?且是尔祖故实也,谁任其责?’”可以看出,他已发现文物遗存的珍贵价值,并想在任期内由官府出资对文物遗存进行挖掘整理保护,但由于临时调任民部,使他对仙井牵挂于心。这篇铭文就是凌子俭在大理寺为官时,特意在长安拜访张涛而请他写的。其情之真,其意之切,通读铭文当了然于胸,让你看到一位古代官员对地方文化的重视,感受到他对地方文化建设的一种执着情怀。

关于博主